会员登陆
>>
天气预报
>>
便民服务
>>
此生要把好人践行到底——李芷华事迹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日期:2016年03月16日 访问次数:
0

此生要把好人践行到底——李芷华事迹

——青龙山农场第十管理区李芷华事迹

毛泽东同志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做好事”。黑龙江省青龙山农场第十管理区李芷华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她纯朴友善,诚信助人,先后帮助80多户困难人家筹措生产资金累计70多万元。在农业受灾,借钱户逃之夭夭,20多万元债务全部落在她头上的情况下,人们问她,以后你还会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吗?“帮,这辈子好人我做到底了”。回答爽快干脆,掷地有声。

在不图回报中义无反顾做好事

说起李芷华,第十管理区的人异口同声,“这人心眼好”。没有她不管的难事,正是如此,岁数大的叫她小华,如同叫自己的女儿一样亲切,岁数小的叫她花姐,感同手足。晚辈的都叫她姑姑,倍受尊重,这是她乐善好施的结果。1997年,未撤队并区前,家住“23”的小学生李树亮在十区学校上学,每逢刮风下雪,打雷下雨天,李树亮就回不去家,躲在房檐下,啥时等雪停了雨住了,一个10来岁的孩子才会往回赶路,到家就不知道啥时候了。李芷华就把孩子叫到自己家里,下雨了、天冷了就在她家吃住,照顾这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秋天的一个晚上,李芷华正在厨房做饭,李树亮的父亲李才找到了她家,登门拜谢,“大妹子,谢谢你对我儿子的照顾,就是亲戚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些,你就给俺孩子当个姑吧。”李芷华豪爽地说:“大哥,如果你不嫌我傻就把我当成你妹妹好了。”从此,两家人谁要有个啥事都互相帮忙,处得像亲兄妹一般。

有一个外来打工的小伙,干了不到一个月的活,家里的老母亲得了病,没有钱医治,一天天愁眉不展,在干活时听说李芷华好求,便怀着试试看的心理找到李芷华借1000元钱,李芷华听说是给他母亲看病,她未考虑他日后能不能还钱,考虑到病人急着用钱,急忙回家拿来1000元钱塞进小伙子的手里,“拿着,赶紧回去给母亲治病。”小伙子感激的走了。

十区有个老职工潘东平,家里养了个“美机”,雇了个驾驶员,有一次开进深沟翻车摔坏了,花消2万多元,家里本来就困难的潘东平生活陷入困境,他找到了李芷华帮忙筹措2000元钱,李芷华以2分钱的利息从别人手里抬来2000元,把钱交给潘东平,“潘叔,你家有难处,这钱是我借你的,啥时还都行。”话虽简短,却暖透了潘东平的心。

十区大力开发水稻那会儿,很多引进的农户都没地方住,她就自己新接出来的房子让出来,解决了4户农户的住房难题。那家农户有个急事找个车弄个啥的,她都跑前跑后帮忙,有一年12月份,李树生的父亲生病,急着要上医院,此时,外面下着大雪,刮大烟泡,呛的人喘不过气来,李芷华顶着大烟泡跑遍了有车户为农户找车。5月份的大忙季节,有一个孕妇要生孩子,早上23多钟打来电话叫李芷华帮忙找车,李芷华不顾一天的劳累,立即从炕上爬起来找来车帮助他们把孕妇送到建三江医院。

在良知和孝道的煎熬中顽强担起20万元债务

2002年春天,十区扩大水稻种植面积,先后有17个农户缺少生产资金,他们纷纷找到李芷华求她帮助。在这之前,李芷华的父母、丈夫和一些长辈都多次劝她别再帮别人抬钱了,自己吃的亏还不够吗,李芷华也听取了他们的意见,下决心不帮别人弄钱,种好自己的210亩水稻就得了。5月中旬插秧开始了,李芷华正在插秧,赵石头和几个农户找到地里,“华姐,我们实在没招了,整不着钱,没人给我们插秧,我们可就完了,你就帮我们抬点钱吧。”面对这些有困难急需帮助的农户,李芷华心软了,“好,我帮你们弄钱。”她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帮他们担保抬钱,给这几个农户筹到了5万元。这个消息立即在十区传开了,那些缺少资金插不上秧的困难农户立即找上门来求援。看着农户一双双恳求希望的眼神,善良的李芷华心里在流泪,“这些有困难的农户你不帮、他不帮、我再不帮,他们可就毁了。”想到这些,李芷华把亲人们的劝阻抛掷脑后,宁愿自己承担风险也要为那些有困难的农户抬钱,这一年她共为稻农从民间贷款20多万元,解决了17个农户的难题,哪曾想天不作美,这一年雪下的太早,一场20多毫米的大雪把水稻捂在地里,在加上水稻市场价格下滑到1元钱3斤,80%的稻农亏损,无力偿还贷款。

李丙军和李丙彦哥俩种了400多亩地,李芷华为他二人担保贷款2.8万元,水稻长得不错却全都捂在雪里,无力偿还贷款,在一个晚上悄悄雇来车拉上家产偷偷地跑了,赵武臣搬走,先后又有两家偷跑逃债,4万多元成了泡影,没跑得也拿不出钱来还帐就到处躲避,年终算总帐的时候已到,为别人担保的20万元债务还不上不说,自己的水稻又亏了7万多元,27万元对一个小家庭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呀!一时间讨债要债的天天上门,逼得李芷华没有生存下去的勇气,她想一死了之,在一天夜里,李芷华失踪了。十区的人们到处去找,找了两天也不见她的踪影,“完了,李芷华可能不在人世了”。便放弃了寻找。

水稻亏了,抬钱户跑了,这么多钱还不上对李芷华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她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她随手拿起一件大衣走出家门,漫无目标在野外行走着,一个已经结冰的大水泡子横在她的面前,她坐了下来,她在心里反复地问着自己,“人怎么会这样?我对他们这么好,他们怎么这样坑我?吃多少回亏了,多少人劝过我咋就不听呀?还帮助这些人呢?我还算是个人吗?吃一百个豆不嫌腥呀……往事历历在目。

十区有个叫张忠信的养猪专业户,养猪效益不好改种水稻。1997年初,张忠信来到李芷华家里叫她帮忙抬钱,热心的李芷华从别人手里以3分钱的利息担保贷款1.5万元给张忠信,结果不懂技术又赔了个精光,带着家小逃跑避债,自今下落不明,连本带利将近2万元全由李芷华偿还。

第四管理区李世玉在这里种了300多亩旱田,资金不足来找李芷华帮助贷款7000元,有求必应的李芷华很快帮他筹到了7000元,年底也是亏空,从此也消声匿迹了,现在依然杳无音信,李芷华又搭上了近万元。

6年来,心地善良的李芷华帮人没少帮,钱也没少往里搭,连本带利少说也有5万多元。“我这是在干什么?我对的起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吗?今年又有27万元的巨债压在头上,今后的日子咋过呀?李芷华思前想后不如死了算了。”想到这她砸开冰后跪在地上向父母和那些债主告别,请求他们的谅解,一想到年迈的养父,李芷华犹豫了,“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更应该好好回报老人家的抚养之恩,就这样一走了之,会使养父痛不欲生。一想到那些债主,他们挣的钱也不容易,我要一死了之他们向谁要去,别人不讲诚信,我不能不讲诚信,那我李芷华和那些人还有什么区别?父亲的抚养之恩要回报,20多万元的债务我一定要还上,我就不信债务能压死人,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李芷华坐在水泡前足足想了两天,解开了思包袱,是她内在的诚信度责任感使她重新振作起来。李芷华回来了,人们一阵欣喜一阵忧,大家都提心吊胆,即怕她一时想不开自杀又为她的今后的日子发愁。

在困难和无助的逆境中苦苦前行

2003年春节,是李芷华终生最难过的一个春节,手里没有一分钱,家里没买一两猪肉和一斤蔬菜,杀了家里仅有的两只小鸡过了个年。春播开始了,李芷华找到单位领导贷款要恢复生产,仅得到了4000元的资金支持,为了节约资金,除了买生产资料用钱以外,其他的活从不雇人,都由自己和丈夫二人在地里没白没黑地拼搏,李芷华整天以泪洗面,人们看见她问怎么了,她就用烧荒呛的来掩饰内心的痛苦。她这边干活,那边有债主上门要债,要不出来就不能回地里干活。有一天下午她被一个债主接去要帐一宿为归,等到第二天早晨才回到地窝棚一看,12岁的小儿子蜷缩在土炕上睡着,一个小孩子在野外的窝棚里连饿带怕不知哭了多久,这些都写在孩子魂划的脸上,李芷华抱着孩子一场大哭。有一次李芷华到建三江买农资,要买一套柴油机的缸筒活塞可兜里却没了钱,正在徘徊之际巧遇到十区一位姓李的稻农,在他困难时李芷华帮助过他7000多元,李芷华本以为自己以前帮助过他能借到100元,回家就还给他,哪曾想却被李婉言推脱,李芷华气得啥话都没说出来,自己以前诚心帮他就连百八十元都串不出来,伤心的直哭,这些人咋不拍拍心口问问自己的良心。李芷华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为了这套缸筒活塞单独跑了一趟建三江。前年秋天,李芷华缺少9000元收割费,她找到自己曾经帮助过的曹庆国,却被他拒之门外,这样的钉子李芷华没少碰,她的心一次次被无情挫伤。

200412月,李芷华到大连去看儿子,她前脚刚走没几天就被郑兴丽和解红君告上法庭,说什么李芷华要跑,申请财产保全,将李芷华的8吨水稻扣押,原因是李芷华担保从郑兴丽、解红君二人手里给别人贷了8000元钱未还。以前李芷华和郑兴丽、解红君是很好的姐妹,郑兴丽、解红君的举动使她很伤心难过,李芷华本想等等价格多卖点再还给她们,这样一来又损失了好几千元。李芷华知道,感情在法律面前一无是处,由她去吧,我只要把水稻种好这些债务就能还上。

从此李芷华打定主意,和丈夫一道辛勤劳作种植这200多亩水稻。为了提高种稻的科技含量,提高产量增加收入,李芷华贷款8000元买回一台插秧机,可丈夫不识字又不懂机务,插秧机更没摸过哪里会开。实在没办法,李芷华把在大连打工的儿子李刚叫回来开插秧机。插完了秧、补完了苗,610,李芷华塞给儿子1000元钱,依依不舍地把儿子送上车,“孩子,走吧,到大连干活去吧。”第二天,李刚却突然出现李芷华面前,李芷华跑过去拽住儿子的手说:“孩子,你咋回来了?”李刚没说话,眼泪却掉下来,“妈,你俩那里是干活呀,这是在拼命呀,我不回来你俩咋整啊,这饥荒啥时能还上啊!”李芷华一下把儿子搂在怀里,娘俩抱头痛哭,“是妈坑了这个家,扯了儿的后腿呀!”至此,李芷华一家三口人苦心种植这200多亩水稻,有家不能归,从春播开始就住进地窝棚,一干就是脱完水稻才回家,此时已是腊月23了。经一家三口人的不懈努力,每年都能还上5万多元,眼下还有6万多元就还完全部债务。

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她依然不改初衷

这些年来,李芷华一直在为别人还债,为别人着想,很少为自己打算,她也想过到法庭去起诉,可起诉欠债户他没有钱还你不也是白搭,咋的也的给人家一个活路,这些欠钱户有的已有17年之久。1998年,50多岁的稻农朴启岭种地出现缺口,李芷华为他贷款1.5万元,好歹把水稻种上了,第二年他的儿子结婚需要钱、李芷华又给他贷来一万元。就是在2003年,李芷华最难的那一年她也没有放弃过帮助他,那年朴启岭家没有吃的,李芷华在分文没有的情况下依然借给老朴1000斤水稻做口粮,粮虽不多,但在自命难保的情况下她能这样付出,举动感人,精神境界可嘉。春天交承包费,老朴缺1500元,她又借给他1500元。他家没有生活费,李芷华也没犹豫又从自己手里挤出1000元借给他,“有钱先可别人花,自己用钱再想办法。”这就是李芷华。

1998年,李芷华帮助王长发贷款7500元,当年只还上4000元,剩下的3500元一直未还,如今王长发靠打工为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哪里还有能力还钱呢,李芷华也没有急着催要,啥时有你再还,8年的利息都是李芷华掏的。

刘长海种稻多年,技术不精,1999年,李芷华就为他贷款5000元种水稻,年底收成不好还不上,2000年,李芷华二次为他贷款5000元,这些年来,刘长海仅还上7000元,利息李芷华承担。

老职工李庆生、关静夫妇要开店谋生,手里又缺少资金,托他的亲属关绍红帮忙抬钱,关绍红找到李芷华,虽然不认识,李芷华毫不犹豫帮助他抬了5000元。10年来,李庆生夫妇经营的饭店效益不好,仅给上1000元的利息,5000元本金一直未还,利息均是李芷华垫付的。

李树生种植水稻300多亩,资金有缺口,他就找李芷华帮忙抬钱,每年都为他贷款2万元以上,从97年起连续4年扶持他,现在的李树生今非昔比,家里机具齐全,固定资产20多万元,家里有几十万的存款,稻田转让给了他人,享起了清福。

14年来,在李芷华帮助过的80多户贫困户中,有跑的,有未脱贫的,但大多数都富起来,袁大海就是其中的一位。1997年,袁大海种植400亩水稻,缺少3万多元的生产资金,李芷华连续5年帮助她抬款达15万元,有力地支持了他的生产,现在袁大海每年都能收入10多万元,家里又有康拜和整地机车,手中有了存款,成为富裕大户。

有人说,“李芷华帮助别人贷款是图小便宜”。可李芷华没拿过别人一粒米和一分钱,为别人担保别无他求,就是想让那些困难户早日富起来。为了这李芷华付出了不少代价,粗略计算,李芷华每年搭进去的利息有8000元左右,使百十家受益。李芷华,凭她一个女人的纯朴友善和城实守信的人格魅力,造福着身边每一个人。

她对得起身边每一个人唯独对不起自己的家人

1997年开始到2016年,让李芷华最愧疚的是对不起自己的养父、丈夫、儿子、儿媳。20035月中旬,养父李井海脑血酸二次复发,送进了建三江医院,此时的李芷华手无分文,因没有钱及时医治,李井海眼睛发直气息全无不行了,医院让诉李芷华回去准备后事,李芷华扑通一下跪在父亲的床前嗷嗷大哭:“爸呀,女儿不孝呀,女儿帮助了80多户人家,却帮不自己的了父亲。”她的哭感天动地,把父亲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父亲李井海慢慢睁开了眼睛。打那以后,李芷华照顾父亲更加细心,送米送面,虽说没钱,李芷华养些鸡鸭鹅,鸡蛋鸭蛋鹅蛋自己舍不得吃,送给父亲。李芷华凭自己的努力让父亲过上温馨的晚年直到去世。

李芷华与丈夫贺红春结婚后就没过上几年好日子,家里又添了2个儿子,开销本来就就大。凭空背上这20多万元的债务更是雪上加霜,平时爱喝两盅的老贺忌了酒,掐了烟,这是他仅有的一点爱好,有时耍起驴来就骂李芷华,“你这个败家娘们,这个家就叫你给毁了”。

李芷华的大儿子李刚,二儿子李波,20032个儿子一个13岁,一个12岁,家里拿不出学习费用,2个孩子同时辍了学。为了节约生产开销,李芷华种地从不雇人雇车,都是自己和老公干,秋天收水稻不雇康拜,他们一家四口没日没夜再地里用胡轮脱谷,别人家早早就收完秋猫冬过年,而李芷华带着两个十二三岁的儿子和老公一直干到年三十才停下来。孩子年纪小,托一捆水稻连滚带爬很吃力,数九寒天,李芷华看着被冻得脸色发紫的儿子,泪水直往肚子里流,“儿子,妈妈对不起你呀!

2010年,李芷华刚刚还完20多万元的外债,两个儿子相继长大成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经人介绍,大儿子李刚与七区的一位姑娘确立了恋爱关系,李芷华喜出望外,四处张罗给儿子办了婚事,扩增了170亩水田,给小俩口作为生活来源,婚后李芷华问儿媳,“我家有外债,这么穷,结完婚就背上15万元的外债,别人家的姑娘都挑有钱有车的嫁,你这是图的啥呀?”儿媳耍娇一笑,“妈,我看中的不是钱财,是你们一家人的人品,钱没有咱可以挣,人品不好一辈子都不会幸福。”听了这话李芷华的眼泪夺眶而出。

2013年,二儿子李波与十区的一位姑娘结了婚,又欠下20多万元的饥荒,儿子儿媳主动和她商量,妈,这些钱我们来还,您就不用管了。看着两个孝顺的儿子儿媳,李芷华愧疚地说:“别人家的父母都能给孩子买楼买车还有存折,我却给了你们20万元的饥荒,妈妈心里真不好受。”说到这眼泪止不住流出来。

50多岁的李芷华积劳成疾患了肾囊肿做了右肾切除手术,身体已不能从事水稻作业,她本打算再继续帮助儿子几年,还还债务,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将230亩水田交个小儿子管理。李芷华一家条件虽说困难,但一家人尊老爱幼,诚信孝道,其乐融融。每年李芷华过生日,大儿媳从三江买回一套新衣服,二儿媳做上一桌好菜,使李芷华过上人生中最快乐的生日。

耳熏目染,子承母业,李芷华的两个儿子主动承担起家里的债务。两个儿媳包管了婆婆公公的吃穿,妈妈长妈妈短的胜过亲生女儿,婆媳之间相处融洽。诚信、友善、孝道已成为李芷华一家人的家风。李芷华先后被评为建三江工会模范标兵; “扶低支富”先进个人,“扶贫助业”带头人;被黑龙江省农垦工会评为模范标兵。

 

 

公司地址: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青龙山农场 在线客服:138461222 邮箱地址:qlshll@163.com
技术支持:北京同创万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21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