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人民调解

当前位置:司法分局 >> 人民调解 >> 调解故事 >> 浏览文章
种子“水土不服”调解“对症下药”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07日 字体:

刘国玉/江苏省金湖县司法局
    “这可怎么得了,我们一家老小这一年可怎么过啊?”眼看水稻即将成熟收割,可人家田里稻穗金黄一片,自家田里却只见草不见稻,种了几十年地的老农场季明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形。老实巴交的他在邻居的提醒下把农资经销商老贾拉到地里,欲哭无泪。当地种这种“新品种”水稻的不止季明一家,老贾连忙去查看,结果大都一样。望着满是草的稻田,老贾慌了神,一屁股瘫坐在田头。
    “你卖的是不是假种子?”大伙围着老贾质问。“我用人格保证,绝对不是假种子。”老贾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那你说现在怎么办?”面对几近绝收的田地,大伙要讨个说法。“这叫我怎么办,种子又不是我生产的,再说这是‘国审’种子,在其它地方都长得很好,在你们这里却成了这样,别是你们管理    上出的问题!”缓过神来的老贾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想推卸责任。受到损失的农民无处诉苦,想到政府。得知这种情况,为切实维护农民利益,当地政府立即启动农业生产事故联合调解机制,协调农业部门、法院和人民调解员联合进行调查调解。
    经过一番深入调查,调解员终于揭开了种子问题的根源—“水土不服”。原来年初,老贾弄来一批‘国审’“高产”种子,暗地里推广销售。由于该品种仅适宜在长江中下游双季稻区作晚稻种植,而淮河流域的气候、土地等自然地里环境根本不适宜这种品种的种植,正所谓“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出现此后果也就可以理解了。“虽是‘国审’种子,但你夸大宣传,盲目扩大种植范围,你必须向农民作出赔偿。”调解员对老贾一语道破赔偿责任。“宣传单是上级代理商发给我的,包装袋上有说明,老百姓自己不看,也不能全怪我。”“那你可以让你的上级代理商或厂家一起参与调解,共同赔偿老百姓的损失;也可以先对老百姓的损失作出赔偿,然后再向你的上级代理商和厂家追偿。”面对不愿打官司的老百姓和老贾,调解员指出一条明路。但在怎样赔偿和赔偿多少的问题上,老责始终避重就轻推脱搪塞。
    起初老贾只同意退给老百姓买种子的钱。“肥料、农药、人工,哪一样不是钱,你就给个种子钱,太说不过去了。”老百姓算起了成本帐。“这样吧,上级代理商和厂家给多少钱,我就给你们多少钱,我一分不留。”老贾哪肯自己掏腰包。“既然你不愿把你的上级代理商和厂家牵涉进来,老百姓的损失只能由你来承担。”调解员力挺老百姓。老贾眼看责任推拖不掉又在责任大小上做文间:“好吧,责任由我来承担,但我实地看过,有的老百姓损失大,有的老百姓损失不大,我只能按损失不大的标准来进行赔偿。”
    “田地难以核实,再说老百姓种植密度也不一样,用的种子数也不一样,我建议以每斤种子300元损失进行赔偿较为科学,虽然这样赔偿标准提高了点,但你售出的种子是有据可查的,赔偿总数是可控的。”调解员打破了老贾的小算盘,也为老百姓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同时更准确把握着公正调解的天平。在调解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调解下,老贾接受了调解员提出的调解意见,虽然还在赔偿时间等问题上找托辞,但调解员明确告之:“你放心,你和老百姓之间签的人民调解协议可以申请法院进行司法确认。另外,我们一定会同有关部门协助你向你的上级代理商和厂家进行追赔。”
    最终,在县农业部门、法院、调解员的共同努力下,受损的282户农民拿到了91.5万元的赔偿款。
(此文来源:《人民调解》杂志总第25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