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人民调解

当前位置:司法分局 >> 人民调解 >> 调解故事 >> 浏览文章
校园安全敲响警钟 合理赔偿促成谅解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8日 字体:

 杨清艳  福建省厦门思明区司法局筼筜司法所
 

 
        三个孩子一时冲动,三个家庭惨遭不幸。福建省厦门市发生的一起高中生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事件,不仅击垮了三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也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敲响了校园安全的警钟。说起调解这起民事赔偿纠纷案件时的情景,厦门市思明区司法局筼筜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至今仍感慨不已。
       事情发生在2011年11月17日,厦门市某中学高二学生张平(化名)与同校高三学生赵信(化名)、杨刚(化名)因打篮球发生口角,之后被二人多次殴打,致使颅脑内大面积出血,经过十几天的抢救于11月19日凌晨不幸去世。张平的家人一时无法接受这一残酷事实,悲愤交加,情绪一度失控。对此事件,社会上更是谣言四起,众说纷纭。
        11月19日上午,20多名情绪失控的张平家属穿着丧服、举着白布条、围堵在张平就诊的医院,使医院无法正常工作。同时,张平的另一部分则围堵在张平就读中学的门口,哭得撕心裂肺,悲痛欲绝,要求查明真相,严惩凶手,造成学校周边秩序严重混乱,一场群体性冲突一触即发。筼筜司法所的白志伟所长闻讯,立刻带领全体工作人员赶赴现场。现场的阵势让有着多年调解经验的白志伟顿感事态的严重性。
        白志伟立即与赶到公安、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当地政府有关人员一起商议,理清处置思路,明确各自工作重点,分头安抚死者家属的情绪,控制现场局面。首先,他们对死者家属的遭遇表示同情,对张平的不幸去世表示惋惜,请他们节哀;其次,给死者家属讲解《刑法》中关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规定,明确告诉他们,犯罪嫌疑人赵信、杨刚已于事发次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法律将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再次,筼筜司法所负责先协调三方当事人,引导死者家属通过调解平台提出民事赔偿要求,不采取过激行为;最后,明确告诉死者亲属围堵中学及医院,影响社会秩序的行为,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激发矛盾造成冲突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后果,劝说他们克制情绪,依法依规维权。听了白志伟耐心的解释和劝导,死者家属放弃了试图升级冲突、造成恶劣影响的不理智行为,将矛盾的重心转移到民事赔偿方面。
       聚众围堵的亲属暂时散去了,死者家属情绪也慢慢冷静下来。筼筜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趁热打铁,组织死者家属与加害方家属共同来到街道中心调解室,就民事赔偿问题进行协商。调解人员首先抽丝剥茧,帮助当事人理清以下事实和法律关系:(1)赵信、杨刚因故意伤害,致使张平死亡,已经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公安、法院等有关部门正在对案件的刑事部分进行侦查、审理,此次调解只涉及民事赔偿部分。(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规定,死亡赔偿金是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一种。若加害方家属能够积极赔偿,取得死者家属谅解,在量刑上则属于可减轻或从轻处罚的情节,这将会对赵信、杨刚的刑事处罚产生影响;(3)加害方家属应认识到赵信、杨刚的行为不仅触犯了《刑法》,更给死者家庭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和打击。对于张平的死亡,虽然民事赔偿不能挽回其生命,但这也是对死者家属的一种抚慰,或多或少能够减轻死者家属的痛苦;(4)死者家属也应换位思考,赵信和杨刚都是未成年人,虽然法院在量刑上会考虑到未成年人犯罪的实际情况减轻或从轻处罚,但是刑事处罚对两个孩子的人生仍然会产生重大的影响,对这两个家庭而言,也是一种致命的打击。讲法律、讲道理、讲人情,调解人员的细致贴心得到了当事人的信任,也缓和了双方紧张的情绪,双方均再次表示愿意通过人民调解协商赔偿和后事处理事宜。
       刚刚松了一口气,新的分歧又接踵而至。由于死者张平是家中独生子,他的家属十分痛苦,一下子就提出180万元的赔偿数额。赵、林两家面对这么高的金额,深感无力:“事情发生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对于我们家孩子铸成大错,我们当父母的也很痛心,觉得对不起张家,所以张平住院治疗的时候,我们积极垫付医疗费用,精心陪护,配合治疗,可是这么庞大的金额我们实在无法承担啊!”调解人员也了解到,赵信的父亲是一名司机,杨刚的父亲是一名理发师,双方家庭经济条件都不太好,两家人对于如此庞大的赔偿数额确实无法承担。赵、杨两家的表态再次刺激了死者家属敏感的神经,他们多次表示要终止调解,离开现场,调解工作陷入僵局。
       于是,调解人员果断采取“背对背”调解法,分别与双方耐心地沟通解释,一方面明确经济赔偿是加害方不可推卸的责任,另一方面劝说死者家属考虑到加害方的难处,冷静处理问题。道理谁都懂,可说通道理就没那么容易了。
调解经过连续三天的日夜奋战,不厌其烦地分析利弊,劝解协商,赔偿金从180万元降至150万元,从150万元降至135万元,最终双方达成了110万元的赔偿数额。赵、杨两家考虑到各自的经济情况,自愿分摊赔偿,赵家赔偿60万元,杨家赔偿50万元,分3次付清。死者家属也当面写下了谅解书。达成调解协议后,张平家属配合公安部门完成尸检,并在三天内自行处理了尸体。一起有可能引发社会恐慌、双方冲突的群体性事件得到及时快速的处置。
        点评:这起纠纷有以下特点:一是传播快,影响坏。事件发生后,引起众多学生家长的恐慌。厦门某网站发贴、跟贴一拥而上,攻击学校及政府有关部门,影响极坏,许多不知情的市民都密切关注此事的处置结果。二是分歧大,难度高。死者家属反应激烈,在调解过程中,对于赔偿数额,连续三天不松口,态度强硬。经过调解员运用法、理、情多种技巧,最终达成赔偿协议。三是处置快,效果好。司法所及时介入,并经过连续几天耐心细心地攻坚克难,最终打动了当事人,提出的调解意见和建设得到了双方的认可,达到了较好的效果。
        同时,通过这起案件,筼筜司法所也对案件发生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和反思。青少年违法犯罪,尤其是发生在校园里的恶性案件,是对青少年普法教育和校园安全的一个警示和提醒。处置已经发生的案件只是“治标”,如何预防此类案件的发生才是根本。司法所将继续联全街道综治部门、辖区派出所,加强校园安全宣传教育,不定期地进校园宣传法律法规,并积极开展校园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维护校园和谐稳定。

(本文来源:《人民调解》总第258期)